我的爷爷的写人作文

日期:2019-09-17 22:45:00 作者:ku250 浏览: 查看评论

  这世界上,有千千万万的伟人,可我却不屑一顾,觉得我平凡的爷爷也很伟大。

  我家地下车库门口有一个大水坑,边走路边玩手机的,一不留神就栽个跟头,要是穿高跟鞋的阿姨可就更惨了。

  那天放学,天空布满乌云,还没等我举起雨伞,雨帘便“哗”一声落下。我急急忙忙上了爷爷的电动车,一路狂奔回家。

  “我今天带了个水,你把它水坑给填一下,平时一过去就摔,别说是下雨天了。”

  “啊?你填水坑?你行?”

  “当然行!”爷爷说,“平时电视、门把、雨衣都是我修,就一个水坑!”

  看爷爷这么自信,我才勉强松了口气,这大雨天的,哪有人来修水坑啊。爷爷说干就干,先拿水泥填起来,让我先回去,虽说那地方淋不到雨,但雨珠也会落在爷爷身上,水坑也积了不少水。

  “那我走了?”

  “走吧,作业快做。”

  我点了点头,望着爷爷,他那苍老的脸上划过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,。旁边匆匆忙忙的行人向爷爷头去了敬佩的目光,我心中竟也升起一股敬佩之情。

  我六岁那年,正是夏天。我发了高烧,正午时翻来覆去也睡不着,只觉心中有团火在烧,一串串汗珠亲湿了枕头,难受极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旁边的爷爷关心地问。

  “难受!”

  “哪儿难受?”爷爷马上跑来。

  那时我还小,不懂该怎样向别人表达,只觉身体很烫,很涨。

  爷爷看我不对劲,一下把我抱起来出门了,说得带我去趟医院。我浑身软绵绵的,开不了电动车,爷爷犹豫也没犹豫就背起我往儿童医院跑。天桥上,爷爷背上的汗渗到我的衣服上那时是夏天,又是中午,大地就像是烧烤架,阳光则是调味料,火上浇油。

  到了医院,爷爷把我放到椅子上,就急忙挂号去了。我眼前一片模糊,还稀里糊涂的分不清东西南北,竟哗哗掉眼泪。

  为什么哭,我已经不记得了。也许是因为难受,也许是因为感动。

  爷爷曾经是王煤矿的工人,经常给我讲起他以前的故事,令我难忘的还是这个——

  爷爷19岁参加矿山工作,做一个井下工人。生计迫使爷爷能吃苦耐劳,不怕危险,半年来就学会采矿支护技术。

  那年单位来了个新工友,叫木顺,太秀气,没冒险经验,干不了重活。爷爷就替他做冒险岗位,截一下个人情谊,成为了好朋友。

  谁知他后来仅当了多种经营公司的经理,调爷爷到西安一家公司担任董事部经理。使爷爷37岁走出矿山进入社会,成为爷爷生命中一个转折点。

  “没想到一个举手之劳,就能帮上你这么大忙。”我说。

  “是啊,”爷爷抖了抖手上的烟,“你帮别人的事早就忘了,可人家还记着呢!”

  现在爷爷已经退休,天天写关于老家的文章,说要留给我们下一代,可别忘了老祖宗和他呀。爷爷总是什么方面都想的周到。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